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倩影轻沙

 
 
 

日志

 
 

性感的假面——重商时代文学的沦丧  

2005-09-26 00:33: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性感的假面——重商时代文学的沦丧
——浅析锥子文学理念的本质

当代社会过分侧重于商业的发展,使得重商时代发展的方向远远超前或偏离于文明进程的发展,导致了原有的文明秩序面临着分崩离析的局面,人们对精神价值的重新评估使得道德的标尺被重新定位。在旧的文化格局被颠覆,而新的东西没有罗织起来的时候,商人与文人的茫然是必然的现象。文学的摸着石头过河的举措使新人类一波一波地哈日、哈韩、哈美,唯独对本民族的文化不屑一顾。在物质利益的迫胁下,精神上的无法自足中使文人们全然患上了严重的忧郁症,而锥子的文学理念的本质就是这个时代的牺牲品。锥子早的作品如《我们竟然如此忧伤》中有这样的语句,“在云南的高原上,绝对没有忧伤,只有无比的清明、纯粹和干净。”文字中所展现的,更多的就是这一意境。在欣赏到锥子《大学这四年》的时候,我就有着一种感觉:锥子在用忧伤的情怀演绎着男人的浪漫,读其文字的隽永,还有些许的雍容。令人难以忘却的是:也高贵、也平凡、更是一个真实的锥子。

如果把中国文化大环境比作是茶的话,锥子的文学理念及思维的脉搏将是伴随着咖啡的味道共生共灭的。咖啡针对人们小资做派的满足并因之带来的成就感远远大于咖啡自身的味道。倘若茶的味道香远弥久的话,咖啡只是小资们的口舌得到满足。中国文明底蕴下的咖啡,仍然是一个大俗物。越久的东西走到后来就越容易产生偏差,文化历史的悠久与内涵的深远,往往使得本民族的情绪膨胀以致陡生万丈豪情,这个情结发展到现在就成了物极必反的实证,借助于物质的力量永远是一个揭不开。这个意义上,随着世界文化交流进成速率的逐步递升,哈韩、哈日就成了成了必然现象。在当代文学的内容中,假若民族文化的灵魂也附着了阶级性的话,现代文学将被划分为两大阵营,即是毛泽东的处庙堂之高与王小波的处江湖之远。在毛文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影响着一代人的时候,王小波的“从现在开始,吾们将说真话”的思想也蓬勃发展起来。天不假人,王小波去得早。而“文革”中所成长的一代人在重商社会中越来越显露出自己的白痴与笨拙的时候,就坐实了文革的后遗症。所以,至今王师仍在。

作为社会文明进程的标本之一的文学在这个商业社会中逐渐滑入了令人可悲的局面,其症状之一就是文人们不敢面对现实来体现人性的本质。忧郁者如锥子,忧郁载于他的文字中。特别是后期的文字中,总是透出一种寒彻透骨的忧郁。尽管他的人可能一日洗澡三次,那也只是证明了他的某种躲藏着的欲望被存在的物质所能满足着,而不是它的精神内涵的展示。当唯美主义被商业色彩涂抹得面目全非之后,以忧郁的浓墨重彩去排斥商业的光怪陆离,远比振臂高呼、唾骂来的优雅、有力,锥子笔触风格之魅力就在于此。人性被商业利益之下的道德观层层包裹之后,终于沦丧以致濒临埋葬,锥子忧郁的笔锋正是对这茧壳的突围。只是感性的假面被锥子做以突围的铠甲,只能是文人的悲哀,甚至是时代的悲哀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